例行的中国预告
Photo: Artyom Geodakyan/TASS

Photo: Artyom Geodakyan/TASS

亚洲股市的崩塌会将自身拽向纸质经济

莫斯科交易所在度过了一个漫长的新年假期后,于1月11日重新开市营业。正当莫斯科交易所“度假”这个期间,世界各大企业的股票价值正发生着一场下跌。世界上400位富翁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损失高达1940亿美元,如果股市经济可视为实体经济的话,世界则变穷了近7%。俄罗斯2016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就遭遇持续的股市下跌。

世界在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状况,以致所有人都开始抛售手中的股票?在新年期间,世界范围的严重灾难貌似没有发生、核电厂没有爆炸、外星人依旧保持中立、奥巴马长寿、阿萨德也健康、普京也刚刚愉快的接受了德国Bild…的专访。那到底是为什么?真正原因是中国央行宣布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调0.5%。

想象一下,人民币下调0.5%,世界股市跌幅就达到7%。这种平衡充分体现了,近十年来由心理和精神领域科学演化而来的现代经济状态。

自由股份

最常见的股市凭证是股份。其它工具全都是股票的衍生物,同样还有外汇和矿产。

股份公司的实质在著名作家尼古拉·诺索夫的《小无知月球历险记》中进行了很好的描述。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先生是否可曾想到,当初他绘制的漫画如今是这么接近未来的祖国?

企业需要现金,就会抛售它手中的股份,每股股份中都含有了企业的一部分价值。

这样,购买企业股份的顾客就成为企业的其他拥有人,同时获得具体资产。

主要资产就是参与获利。在每个固定财年结束后,按照规定,财务核算企业经营状况;召集股东大会;向企业股份持有人按股份比例分发利润;奖励企业管理人员(通常是受雇管理者);宣布未来项目发展预算。

业主-算不算主人?

现代世界经济的股东,或称持有人,实际上什么没有决策权。他们在形式上被受雇管理者所替换。有意思的是,概念的偷换同样发生在政治领域:国会(国家股东代表大会)丧失了实际权力,政府与官员班子为了稳定的收入放弃了为国家服务。

著名经济学家约翰·加尔布雷斯写到:

业主与股东的存在是普遍的认可,但他们并不在公司的管理中扮演任何角色。任何人都不应怀疑,大公司的股东 - 业主 – 和他们所谓完全隶属的管理者。尽管,权力似乎属于业主,在现实中却并非如此。这种欺骗是被大家所接受。

随着时间推移,管理者因获得的全权和无罪性,红利的概念停止了发挥作用。企业领导层的口袋支持兑现最低限度红利,或是根本就不兑现。但高管们的奖金确又是年复一年的增长。必然的结果:今天绝大部分股民完全不考虑分红。所以,股份化的第一反应遭受曲解:现在股票价值不由企业业绩决定,而是股票的价格。

Стол регистрации акционеров перед общим годовым собранием

年度股东大会登记台

实例解析:假设某矿业公司为开发新矿带对外进行股票出售,以获得项目所需资金。按照逻辑,股票价值应当与企业资本相符。但是,当企业股票上市(可以进行买卖)就发生概念曲解。基本产品渐渐的从矿产本身变为股票。这种方式扩大了对企业的操控。例如,几个企业股份持有者决定出售手中股份(套现需求),该矿业企业的市值就会快速下跌,因为供需关系发生了变化-供大于求,这就是市场行为。

穿越雷区

狗要叫,驼队要走,如果人们钟情买卖股票,就叫他们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资本化市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企业的部分负债能够很轻易的混进发行的股票中区。除此之外,在巨大的股票价格落差中,有用意的投资人也会大量收购企业股份,旨在后期用于出售这个倒霉的矿业企业的股票,使其永远倒闭关门,至于该企业的员工,只需支付几个月工资,再祝福一下新生活的顺利。相信大多数人都听说过“抵押拍卖”,并深知这个过程。

毫无疑问的是,击垮成功盈利公司的股票到零点是不肯能的。(准确点说,可以做到,但是代价高昂)。但是稍微影响一下其业务,或者在完全偶然的机会中获得私利是十分可行的。股市恰好就可以进行这类操作,股东制度的延时地雷被置于每个股份公司之内。2016年的第一天我们就见到这样一颗小小的地雷进行了测试。

享用乐观主义

不容怀疑的是企业股份制已经没落。差劲的私人业主与股东不能保证对受雇管理者经营行为的监督。结果是,就连大型效益企业的盈利都不进行红利分发或投入到生产。而是沉入了几个人的口袋里。特别是那些监守自盗的总裁和财务总监们,又是是被解雇,而又是又被安置,但这也就是全世界收入分配不公海洋中的一滴水而已。如果可以再股市发财,为何还要进行生产或是上班工作?因为“股票”这种超过实际经济两倍的虚拟经济载体,足可以说,世界每天买卖交易万亿桶期货石油,但是真正交货的数量低于交易的1.5%。

经济危机特点都体现在股票与证券脸上。中国2016年股市的大规模震荡将会越发常态化,降幅区间也会增大,证券会与外汇共同做出反应,埋葬现代经济的全部。预言可能会在随后的25至30年间发生。

以上叙述的剧本无需被理解为世界末日。恰好相反,这是一个更为乐观的预测。保存现代经济模式则会引向世界末日。

必须承认,经济革命会比社会革命造成更大损失。证券市场的破产会带来大量失业者。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到亿万人口:一个“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就有超过五十万股东,数十万的天然气巨头股票每天都在易主。

***

随着世界局势加剧紧张,股市的震荡会常有发生,中国的预告绝不是最后一次。系统的弊病和棘手,就算是在最好的卫生员看护下也拖延不了太长时间。当系统逝世后,持有股票与存托凭证和其他不良金融产品的人就会发现,他们只是拥有一些不能救其于饥寒交迫的纸片和几行电脑代码。

此后,世界经济必然开始重建,实际产品的意义回归主角。知识与权威重新成为企业的主要资产,而并非股票和信托。工程师的收入将会比经纪人高很多。从某种理解上可以说,回归十八世纪(其中包括那些在全球交易所游戏的失败者,其实是所有人):但是,如果你掉队进入了一条死胡同,无罪之身的回归是为了选择一条正确的发展之路。

Оригинальный текст (点击链接阅读原文)

什么不是“中国梦” 同样阅读 什么不是“中国梦”新文明如何唤起一个新梦

Комментарии

Авторизуйтесь чтобы оставлять комментарии.
Интересное в интернете
Расширяйте круг интересов!
Мы пишем об истории, обороне, науке и многом другом. Подписывайтесь на «Русскую планету» в соцсетях
Каждую пятницу мы будем присылать вам сборник самых важных
и интересных материалов за неделю. Это того стоит.
Закрыть окно Вы успешно подписались на еженедельную рассылку лучших статей. Спасибо!
Станьте нашим читателем,
сделайте жизнь интереснее!
Помимо актуальной повестки дня, мы также публикуем:
аналитику, обзоры, интервью, исторические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личный кабинет
Спасибо, я уже читаю «Русскую Планет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