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鲁齐耶夫:学习中国经验不能抛开苏联经验
亚历山大·鲁齐耶夫

亚历山大·鲁齐耶夫

俄罗斯“Morton”集团公司总裁谈宋鸿兵《货币战争》

俄罗斯首次发行著名中国金融学家的《货币战争5山雨欲来》一书。该书作者宋鸿兵先生曾经在世界金融危机前夕,准确的预测了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此书也是《货币战争》系列的第五部讲述货币战的佳作。俄罗斯“Morton”集团公司总裁亚历山大·鲁齐耶夫为该书俄语版撰写了前言。鲁齐耶夫向《俄罗斯星球》表示,通过研究中国的经济经验,有助俄罗斯了解卢布未来在货币战环境下面临着什么?什么又可能成为俄罗斯梦?

问:亚历山大·瓦列里耶维奇(鲁齐耶夫

您为宋鸿兵先生撰写的《货币战争5山雨欲来》题写了俄语版前言。您认为该书会给俄罗斯读者带来哪些有益内容。

首先,该书精密的和详细的分析了现今世纪金融体系的构成,展示了美元在整个世界金融体系中起到的主导角色,世界各国货币都与其捆绑。在世界经济的货币,实际上全都归属美国联邦储备局。因为,其他货币的主权性都低于美元,甚至有些货币就根本没有主权性。

问:如果从长远看,除中国对货币使用的政策外,还有哪些中国的整体经济经验有助俄罗斯当前遭遇的危机?

如果叫我说,使用“中国经济经验”这个技术词汇并非是完全正确。其实,中国经济经验是以苏联经济经验为基础的中国特色的苏式经济。如果比较苏联与中国的成果,苏联达到过的成功和成绩要更多。而中国人成功的将苏联经济经验吸收,运用到传统的本国制度中,必须说是一个重大成功。所以,学习中国经验不能排除苏联经验和我们俄罗斯的成果。必须将其视为一种,可使未来情况转好的应对方案。

问:您同样也认为《山雨欲来》一书,俄罗斯在近期,除政治和一些军事因素,还会发生新的经济震荡吗?

不光是俄罗斯,全球的地缘政治、经济、宗教地区都在发生变化。欧洲的移民潮、伊斯兰化、阿拉伯世界移民的过程致使欧洲高技术人才在本地遭受挤压。这些欧洲人才向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地转移,同时将制造业也从美欧转移至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力量分配的变化,出现完全新的导向。通常,初期国境线的确定是靠战争完成,之后它的变化就将随着发生事件的积攒而发展。所以“风雨”必将到来。它不仅会在金融领域中发生,还将波及到我们生活的所有方面。

宋鸿兵撰写的《货币战争5山雨欲来》的俄文版封面设计。

宋鸿兵撰写的《货币战争5山雨欲来》的俄文版封面设计。

弗拉基米尔·普京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到世界出现经济组织关闭的现象。俄罗斯与盟友如何使用自己的规则,而不是别人的规则,规避风险?

广阔的地缘政治地位对于我们是幸运的,但对敌人来则是悲惨的。巨大的俄罗斯占据了地球六分之一陆地,管控着将近一半的世界资源,所以,不管怎样,我们是不会遇到风险的。无论状况如何变化,俄罗斯始终将是一股中心力量。沙皇亚历山大三世曾经说过“俄罗斯只有两个盟友——陆军与海军”。俄罗斯要避免那种来的都是客,是客三分敬,和其发展全面友谊的思维,慎重交友。如果说交友,首先就要与国民和旅居俄罗斯的人民共同建立一个主权的和自给自足的文明。

问:您认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与《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议》会给俄罗斯经济带来何种实际威胁?

这种集合自然不仅仅是为了帮助俄罗斯经济。《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议》可以说过去就存在,大西洋国家阵营在大洋两岸建立了自己的文明和世界。而现在,太平洋地区在成为世界新文明的中心。俄罗斯也应当参加这个进程中去。但是,有些国家并不特别期待俄罗斯在太平洋地区出现。很可惜的是,俄罗斯除了能为该地区提供自然资源外,其他什么也没有。这也是加入太平洋地区的一个大问题。也就是说,必须改变我们的产业图,创造自己的理念、目标、任务,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加入伙伴协议了。

问:您几次都提到我们的资源,但如何才能使俄罗斯停止原料单一经济模式?

在25年前,世界上每三架飞机中有一架是苏联制造,每五辆汽车中有一辆是苏联制造,当时的俄罗斯不是原料经济模式,而是一个文明国家的经济模式。25年的改革使我国经济成为了原料经济。走出这个现象有一种方式,当年布尔什维克获得政权后,从零基础建设工业化世界,并获得成功。历史早已回答了常年困扰我们的问题,而我们只需向着这个方向学习工作即可。

问:俄罗斯经济还和以前一样严重依赖于美元的涨幅。您认为,哪种存在的方法可使货币获得独立性?

方法存在很多种。首先是发行中心、第二,货币的发行首先就要规定制造资产和产品实际价值,而不是证券交易和投机外汇生意。所以说,在经济中有必要考虑两套独立货币制度,一套与外界相连接。而另一套则完全与外界封闭,使其确立产品实际价值。这种制度被称为双轨制。中国在行的货币政策就类似双轨制,他们使用人民币“元”进行外贸与内贸的交易。因此,方法是有。问题是,会被谁使用。

问:中国向美元宣战,准备成为世界货币。您认为卢布会何去何从?

我们在《货币战争》一书发布会中就将举行类似的讨论,就以“明天货币世界的格局如何发展”为题?这将是很有意思的交流,我们邀请了资深代表参加。但我的观点,中国向美元宣战是在两个平等伙伴间进行的,暂不能称为战争。这不是一场相互消灭的战争,而是大型运动和立场的博弈。中国人民币在太平洋地区成为世界第二储备货币的机会更大,并且,毫无疑问的将会成为世界第二储备货币。世界未来将会出现两种货币的事实暂不明朗。但中国和美国毕竟是经济的火车头。但如果是经验之谈,随着第二种储备货币的出现,就会出现第三种、第四种、第五种。世界也就将成为多种货币制度并存的多元化世界。某种程度上,这促使了货币不必在通过交易所进行交易,而是双方互相定价交易。

У России нет необходимости создавать единую российско-китайскую валюту, а есть необходимость сделать рубль полноценной и суверенной валютой

俄罗斯无需创立统一的俄中货币,而必须致力于使卢布成为等值和有主权性的货币。照片由塔斯社记者科尼科夫供

问:俄罗斯与中国开始进行本国货币结算,出现一种说法,俄联邦与中国将创立“Ruani”联合货币。现在甚至在讨论欧亚统一货币的可能。您怎么看待这类观点,新货币是否有助俄罗斯经济?

肯定对俄罗斯无益。如果真出现“Ruani”这样的货币,那该货币的发行中心又在哪里?众所周知,这个中心必然不在俄罗斯。中国约15亿人口,俄罗斯1.4亿人口。经济能量也不同。我们的国家控制“Ruani”的一席话就是无稽之谈。建立一个等值的独立货币才是俄罗斯主权的保证。

问:如今的战争和冲突实际上都带有经济因素。您认为导致金融危机和美元汇率的波动的原因是石油价格?叙利亚局势?乌克兰危机?

著名德国军事学家克劳塞维茨写过很多军事著作。其中著名的“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您提到的三种情况,其实都是政治。因此,很难预测未来的发展。事件不会烟消云散,只会越加发酵。

问:如果谈您个人的经验,俄罗斯与中国伙伴已经开展多个经济项目。您对此给予何种评价?

中国是另一个文明国家,对待他们必须要向对待外星来客那样谨慎,去了解可能危害生活的形式,中国人会力求利益。这是我向期望与中国人合作朋友的建议。其次,中国与俄罗斯不同之处在于他们从不急于求成。在中国谈一个项目可以持续数年之久,待时机成熟后,果断出手,争取利益最大化。

问:有中国梦,也有美国梦,这些国家的人民可以自己的方式理解。而俄罗斯梦会是什么模样?如何寻找俄罗斯价值和理想?

苏联梦用三个字体现-“和平、劳动、五月”,在过去是一个很好的梦想。沙俄梦-建立东正教准则帝国。今天的俄罗斯没有梦,也许在艰难的状况中我们能够获得一个梦。但是,暂时我们还在黑暗中徘徊,从一个边缘移到另一个边缘。我们甚至没有一个对自己民族的统一认识。所以,现在谈俄罗斯梦还为时尚早。就像预言中提到的,上帝借巨大的考验与异常的苦难使俄罗斯意识到自己强大的梦。因此,寄希望于未来,我们经受的住考验,也能重拾自己的梦,意识到自己是统一强大的人民,俄罗斯梦的光辉也就将照亮整个世界。

Оригинальный текст (点击链接阅读原文)

Комментарии

17 декабря 2015, 21:49
Сближаемся с Востоком?)
17 декабря 2015, 22:12
Статья скучная, но оформлена криативно.
Авторизуйтесь чтобы оставлять комментарии.
Интересное в интернете
Расширяйте круг интересов!
Мы пишем об истории, обороне, науке и многом другом. Подписывайтесь на «Русскую планету» в соцсетях
Каждую пятницу мы будем присылать вам сборник самых важных
и интересных материалов за неделю. Это того стоит.
Закрыть окно Вы успешно подписались на еженедельную рассылку лучших статей. Спасибо!
Станьте нашим читателем,
сделайте жизнь интереснее!
Помимо актуальной повестки дня, мы также публикуем:
аналитику, обзоры, интервью, исторические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личный кабинет
Спасибо, я уже читаю «Русскую Планету»